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

更新时间:2018-10-13 16:20:35

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 已完结

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沐晨儿分类:恐怖主角:商以泽周芒

主角是商以泽周芒的小说是《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是作者沐晨儿创作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梦里,我被一个古装男人强娶,并在一座古宅中入了洞房,本以为是梦境,没想到,醒来时身上都是被侵犯的痕迹。从此以后这只霸道又爱吃醋的男鬼白天黑夜,索欢无度。作为一个大三在校生,在旅行社实习的第一笔单子就是去湘西古镇的大单。我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却没想到这是个没人接的烫手山芋。当晚,我就梦见一个古代装扮的男人,强行将我娶走,并在一座神秘古宅中入了洞房,我以为只是梦境,没想到,醒来时身上都是被侵犯的痕迹。从此以后这只强势霸道又爱吃醋的男鬼白天黑夜,夜夜索欢,还笑得一脸欠揍,高傲道,“我商以泽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我特么的,谁要这福气,哪来的赶紧滚哪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宇那些神神叨叨的话语,纠缠着我一时半会不能回过神来。

商以泽再一次走近我病房,是周宇走了的半个小时候,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往我床边一坐,手轻抚着下巴,眼神不断在我身上停留。

“我想过,你应该又被看上了。”商以泽苦恼的轻抚着他精致的薄唇,“你说为什么我家夫人就这么招人喜欢,谁见到你都想要把你拐跑。”

“怪我咯?我说要走是你自己不让的,现在又说这些酸话干什么?”我白了他一眼,手敲了敲大腿,“还有夫君你倒是跟我说说,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具女尸,我见到的院长,存在与医院的饿死鬼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我今天看了一圈,这里应该还存在另一个平面空间,可我还没有想通,你是怎么从房间里移到另一个空间的,除非有一个不错的媒介。”

商以泽一顿,微垂着双眼看了一眼我的小腹,“不过你身上的确有一个能够连接两界的媒介,我走后你都没有出过这个门就看见了挂钟吗?”

“我一直坐在屋子里,开过一次门,之后抬头看见了挂钟,等你等到了七点后才和那女人从房间里离开的。”

所有的一切变得不合理的起来,商以泽从怀中拿出一块玲珑的八卦在四周探视,八卦混乱的移动着,他咬破手指原本打算点血在罗盘中,手指刚破,商以泽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鬼怎么可以流血,跟我接了一根手指张嘴就是一口,就连迟疑都没迟疑一下。

殷红色的血点在罗盘的中央,原本还在混乱旋转的罗盘停了下来,定定的指着一处,我顺着指针的位置看去,又是那个本应该在前一天晚上就被饿死鬼分食吞下的女人。

“夫君,我又见到她了,她就在你罗盘指针的位置。”我低下头,手紧紧的拽着商以泽的衣角。

“别着急,我不能看见的鬼物尸体,一般可能是脑中形成的幻象,有人借用着你脑袋里的印象,给你带来恐惧感,人的精神力降低,幕后的人才又可乘之机。”

妈的,为什么他说的我都听不懂,我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尸体,倒吸了口凉气,头不断往商以泽的**蹭去,没想到却被商以泽宽厚的手心包住了额头。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撩火?我随之放下手上手中的罗盘就有你好看的!”

“你总不可能当着一句女尸的面开车吧!夫君人就算再污也要有个限度,你这样出去随时会被别人打死的,你知道?”

行!眼前的事情还没有平安的解决,我就被商以泽按压在了床下,手不相信触碰炙热的物体,我红着脸缩回手,看着商以泽似懂非懂的咂咂嘴。

“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商量,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能别这样行吗?怎么说我也是个女人!”

“啰嗦,现在是想那些的时候吗?”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院长站在门口看着我,手推了推那大概在民国时期才会出现的眼镜,我在抛开恐惧下第一次看着昨天带我回屋的院长,他长衫马褂,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除非是疯了,不然还有什么人会穿着这样的服装在新中国的医院里走动。

“周小姐,今天我看过你的病例了,你头部因为受过剧烈的创伤,可能会产生幻觉。”院长看着我温和的一笑,“你当时不配合我们医院的医生治疗,是当时有幻觉叨扰了你是吗?”

我咽了口吐沫,急忙把商以泽从我身上推开,那女尸还站在我的旁边,我看着院长站的位置,尴尬的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女尸。

“院长,你看得见我身边有其他人吗?”

“周小姐你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人,看来我们要很快安排国外的医生来帮你看看你的头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周小姐随时要坐好开刀的准备,我想那些洋大夫,一定能至少周小姐脑子里的病痛的。”

妈的智障,你才脑子有病!你全家脑子都有病!

我心里咆哮,脸上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看着院长摇了摇头,“不需要那么麻烦,这些事情你们太过大惊小怪了,我只不过是天生有阴阳眼,能看得见一些你们看不见的东西而已,我头是受伤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还希望院长不不需要太过操心。”

阴阳眼我肯定没有,只不过比起平常人,我更容易和鬼怪打交道。

不然有谁能住院住去这个医院的平行空间,又有谁能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强行嫁给了一只鬼,命格中有天魂,这名字听着高大上,却都跟这些地底下的人打交道。

“不过我还是希望周小姐能够接受我的建议,毕竟这件事情,我们对周小姐并没有什么恶意。”

“我知道了,我会慎重考虑,院长就先回去休息吧!”

他点头离开,我忽视掉站在我房间里的那个只有我能看的见的女尸,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我身后的商以泽,我有预感,现在除了商以泽谁也办不了我,而且刚才离开的院长也不一定像是我看到的那么简单。

“多年前的魂魄久留不散,和上次古宅的情况不同,上次古宅里的魂魄带着怨气,而这次的魂魄除了鬼气之外再无其他,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在人间留那么久,而且他身上的鬼气很淡,还待着一丝活人的气息。”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和我说话的院长并不是坏人吗?”

商以泽淡淡看了我一眼,“难道对他有意思吗?嗯?”

不敢不敢!一不小心人家莫名其妙因为我散了魂魄,我这冤孽债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清了。

我看着商以泽慌忙的摇手,深吸口气,“我的意思是,那么在这里聚阴的人不是院长,又会是谁,不可能这地方本身就是阴气萦绕,那么为什么在院长那个时期,就没有遇见过那么奇怪的事情。”

商以泽在我身边坐下,“我还有幕后的人,可能和他一样是鬼,也有可能是超脱六界的怪物,不然那么大一块的地方,他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聚集起阴气。”

“有可能是这里死的人太多,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也说不定,毕竟是医院!”

“这些事情你不会懂得,医院虽然有阴气,但很难聚阴,如果每个医院都有尸体晚上随意乱跑的话,我想世界早就乱了套了!”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明天我们就不在这里养…咳咳…阴,我先带你去商祁那里,这的事情早晚都要解决清楚!”

“夫君你的想法还蛮宏大的,我们该不会是要管这家医院的事情吧!你知道的,我……”

“就是因为你的命格,这件事必须快些处理!不然我的夫人又要被偷走了……”商以泽关说也就算了,居然还低下头轻咬着我的耳垂,“到时候你说,我去跟谁讨你的好。”

为什么就连说那么严肃的事情,商以泽都要秀恩爱,但是能离开这里,对我来说也算是件好事,这地方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特别是那面目全非的尸体小姐,我已经巴不得她离我远一些,再远一些,不然谁有兴趣,一天到晚看着那张死人脸。

第二天,一早君祁就来帮我帮出院手续,我压根不知道商以泽什么时候联系的君祁。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商以泽问道。

君祁看了一圈四周,“这里的阴气非比寻常,是不是这一次又有什么东西招惹上夫人了?”

“恐怕有什么东西又看上了小芒果。”商以泽伸手掐了掐我的脸,“小芒果你怎么那么多人惦记着,果真是一块人见人爱的肥肉吗?”

我狠狠剐了一眼商以泽,“要不是你先盯着,会变成这样吗?要我说,所有事情都怪你,哼!我早说不住这了,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吧!我又被不干不净的东西给缠上了。”

其实我知道一切都是我体质的问题,不过眼看着商以泽欺负了我那么多次,如果我不小小的回敬一下,怎么对得起被他欺压了那么久的玻璃心!

但是当目光转向商以泽似笑非笑的眼神时,我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又孬了,总感觉商以泽那么多天没有深夜开车,回家一定要给我来发大的,想到这里我怯怯的低下头,眼神也不敢在商以泽的身上停留太久,不过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嘀咕咕说着商以泽的不是。

“看什么看,怎么我做夫人的还不能说说你吗?别人不都说媳妇是得哄的,你就不哄哄我吗?”

“怎么?看起来夫人这段时间是不是欲求不满?”

为什么当着自己后人的面,商以泽还是可以为所欲为,我无奈的笑了笑,手戳了戳商以泽的手臂。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双藕臂圈上了我的脖颈,唇温柔的摩擦着我的脖颈,不断的喘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凉气,我咽了口吐沫,眼神担忧的朝着身后看去。

又是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我咽了一口吐沫,耳畔传来了她低沉的口气。

“还没有找到我的戒指,你就要走了吗?周小姐…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帮我找到戒指的!”

这是我昏迷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重生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