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0 13:53:10

大雪之后 连载中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鱼香豆腐分类:武侠主角:温良徐念凉

主角叫温良徐念凉的小说叫《大雪之后》,本小说的作者是鱼香豆腐创作的武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姥山回望亭,没心没肺的尉迟渎珠正要问面前的公子,是哪一个珏字,胡朝便猛然反应过来,想起一则文坛轶事。

今年京城秋考,大殿下瞒着天子参加了京试,一篇讨论离阳政略的文章几乎引起阅卷官的骚动,争相传阅,白髯老祭酒看罢双手微颤,痛骂此子忘本,而年纪轻些的阅卷官则点头称是,引为同道,双方各执一词,相争不下,最终惊动了主监正宋洞明,宋大学士阅毕,当即选为京试一甲头名。

殿试之时,一番乔装的大殿下这才被天子识破,被笑着逐出武英殿,一时引为佳话。于是赵铸顺势立了文采斐然的嫡长子为储君,发布天下的诏书里,仿佛太子就叫赵珏……

还没待到胡朝开口询问,半山的江斧丁则飘然来到亭内。刀未出鞘,胡朝已然明显感受到这个青衫刀客的杀机。

“大公子。”江斧丁拱手,“言多必失。”

说起整座朝堂谁最支持当今太子,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已被太子文采征服的国子监,但国子监清贵读书之地,在朝堂中地位颇低,其次就要算把持进谏之路的御史台,作为前朝首辅张巨鹿的后院,自然天然亲近他的外孙,再之后,还没轮到走出了太子太傅元虢的礼部,而是隐而不显,地位超然的赵构,不光是陆诩与赵炔的师生之谊,就连每每见赵铸却视而不见的江斧丁,偶尔撞见大皇子竟然会停下来行礼,甚至问些课业。

“江先生。”赵炔还礼,一脸歉意地解释道,“好雪,好酒,好诗文,小炔子孟浪了,以后不会了。

说罢,解下腰间玉佩递给尉迟渎珠,“谢过女侠了。”并招呼胡朝继续饮酒,想就此将出格之事掩盖过去。

“公子这是何意?”尉迟渎珠却没有接过玉佩,有些羞怯地说道。

胡朝顿时心里一凉,这快雪山庄的二小姐平时大大咧咧的,这会儿矜持什么,这保命符递到手上都不接。

“你有所不知。”赵炔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把玉佩塞到她手里,“自古狂士留其名,我今日赠你玉佩,快雪山庄帮我鼓吹一番,说京城赵氏的庶子赵炔,喝到兴起,摘玉换酒,我也算捞些才名。”说着,赵炔走过去附在尉迟渎珠耳边说道,“你拿着玉佩来太安城找我,我介绍我师叔李浩然给你认识。”

尉迟渎珠见他认识京城第一剑客——“八甘露”李浩然,眼冒金星连连点头,急忙把玉佩接住收好。

江斧丁眉头一皱,这明显是殿下有意袒护二人,在摁下赵构清算的屠刀。两相权衡之下,江斧丁默然离开。

胡朝长舒一口气,长长作了一揖,“谢太……”

“胡先生言重了。”殿下打断了胡朝,摆摆手,“江先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还有,我现在叫赵炔,胡先生别再叫错了。”

“江先生?”尉迟渎珠一脸兴奋,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鬼门关走了一遭,“你既然是李浩然的师侄,又是姐夫的贵客,那刚才那位刀客,不会是武评第四——江斧丁吧?”说着便追出亭去,对着空空荡荡的一片夜色喊到:“江先生,可一定要赢那于新郎呀!”

赵炔扶额,“你不是练剑么?”

尉迟渎珠仿佛也没把赵炔当多大的官宦子弟,白了他一眼,“跟你这秀才说了也是鸡同鸭讲,对于大宗师而言,刀剑不过是形式,就像……”

二小姐迟迟找不到适当的比方,急得歪着脑袋挠了挠头,赵炔一脸玩味地看着她,“不急。”引得亭内一阵哂笑,气氛也逐渐活跃起来。

“啪!”两道身影飞掠至亭中,一左一右同时给了赵炔一下。

“臭小子你玩失踪?!”温良摁着小炔子的头一顿揉搓,看得胡朝胆战心惊。

“女孩子的心思你怎么猜得到。”徐念凉打开温良的手,“倘若今晚到这儿的是陈天元,话就不是这么说的了。”徐念凉随即模仿着尉迟渎珠的语气,“陈剑仙,一定要赢那江斧丁啊!对吧?”

尉迟渎珠也不恼,反而一脸同道中人的模样看着徐念凉,抱拳道,“这位姐姐敞亮。”

回望亭内,众人一番引荐之后,便推杯换盏尽欢而归,殊不知春神湖以西,两个年轻道士护着一条鲤鱼悄然离开湘江进入春神湖。

走在后面的道士年长一些,身穿一件老旧而洁净道袍,背上背着一把自己削刻的桃木剑,“师弟呀,你再跟我说说,你和掌教师叔送那条鱼去东海真的是一路无阻?”

走在前面的那个小道士比起师兄要矮上一些,一身装扮大抵和师兄相同,此刻目不转睛地盯着刚刚游进春神湖的那条鲤鱼,笑着说道:“那是自然,放心吧,师兄,我们行善积德还错了不成。”

“味道不太对,小时候去偷柿子,被抓住前就是这种感觉,估摸着要打架。”师兄摸了摸背上的桃木剑,“下山时师父特意嘱托了,这次如果打架,便不同以往,不必让招了。”

两人得了掌教真人律令,要将此鱼护送入东海,万里之行才刚开始,也不急着赶路,见那条鲤鱼自己找了个水流缓些的水窝休息,师兄弟也席地坐下,取出些干粮和清水,算是对付了晚饭。

忽而一股黑光落下,如天降神罚直奔那条鲤鱼,警觉的师兄连忙抽出桃木剑,慌乱间,左手下意识地捏起清音剑诀,堪堪挡住那道锐利的枪意。

一道声音听不出悲喜,从黑暗中传来,“继王小屏之后,武当山再出剑子,果然道家祖庭,不曾让人失望。”说罢,那人又出一枪,同样是居高临下,这一枪不比前一枪迅猛,但枪势极厚如同雪崩,仿佛借了这漫天大雪的威势。

师兄如临大敌,双手快速结印,作太上剑诀中最是霸道的第九式——问天,剑势成,一人一剑如真人蛰伏,一剑冲天便去斩那天上上仙…

师兄与那杆枪越斗越酣,越斗越远,纵使精彩绝伦,师弟也一眼未看,拔出自己的桃木剑,朝那鱼儿又走近几步。那鲤鱼已通人性,虽是惊慌,却贴在岸边不曾逃走,显然把那个提剑戒备的小道士当做它救命的稻草。

师弟的担心不无道理,没过多久,像是见他没有放松警惕而放弃了等待,黑暗中冲出一道刀意,师弟慌忙去挡,桃木剑刚刚触碰到那刀势便被折断,自己也被其震得倒飞出去,大口吐血,却依然挣扎着想去挡下那刀客,不惜以命相搏,边跑边用尽力气大声呼救:“清心师兄!”

那柄刀没有因偷袭得手而有丝毫懈怠,也没有因小道士的抵抗而想着率先杀他,反而调转刀口,不再针对小道士,悄声说了句:“可惜!”便斩向那湖里的鲤鱼。

一道刀光,从春神湖东岸起手,却瞬间抵达西边的入湖口,挡住了方才那刀客狠烈的刀意。

“徐凤年?!”那刀客心中一瞬之间竟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可是很快便自己否定了,手上却是一点也不犹豫,再出一刀,不计后果地要杀那尾鲤鱼。

在那小道士眼中,一抹红色直奔西岸而来,人至而刀至,一刀劈在那刀客的刀身之上,气势之浑厚,远超他在洗象池见到过所有的刀客,他心弦一松,晕厥过去。

那刀客显然知道更多内幕,怒气冲冲地开口诘问道,“袁疯狗,享福享腻味了?急着投胎?”

袁庭山看了看南华刀刀身上那道若隐若现的刀痕,心中震撼,此人这一刀已然不输自己印象里的顾剑棠。

袁庭山忽而想起老丈人曾告诉他的一则秘闻,就在徐凤年一刀批开御道那天,顾剑棠亲口告诉他,如此修为的徐凤年依然只能在崇尚刀道的军伍中屈居第三,袁庭山急忙问他第二是谁,得到的答案使袁庭山吃惊不已,竟然是一直用枪的“白熊”袁左宗。

“大将军曾经说过袁白熊刀法极佳,今日算是领教了。”

嘴上客套着,袁庭山积极调整着气机,这辈子身陷绝境不是三次两次,每次都能死里逃生甚至因祸得福,靠的就是他天生的猎人本能和积极的心态,他心中预感今日定会收获颇多,除了某位大人物亲口答应的世代簪缨,说不定自己的刀道也可以更上一层楼。

远处,那位枪客见袁庭山偷袭不得,丝毫不在乎他的死活,按照事前约定,主动脱离,不再与那小道士过招,清心也不恋战,急忙御剑而返驰援师弟。

不曾想那枪客刚转身便被一袭黑衣拦住去路。“李前辈接这么一趟活能得朝廷多少好处?”

原来被拦住去路的,正是自诩正气浩然的雪庐枪圣李厚重,被后辈识破身份并出言讽刺让他有些恼羞,“身不由己罢了。”

“五千两?一万两?还是镇府司指挥使?”那人轻佻而荒诞地猜着报酬,罢了,竟然捧着肚子放肆地笑了起来。

李厚重怒意上涌,见她背着一个布囊,咬牙说:“即是用枪,那就出枪吧!”随即将长枪一挺,朗声说道,”枪名‘大雪锥’!“

那人收起笑意,缓缓将身后布囊拉至身前,“爷爷醉酒取笑中原无枪,那人不怪你不来拒北城,说李厚重倒算是一杆。”说罢讽意一笑,“哼,姓徐的果然是瞎了狗眼。”说罢仔细收起布囊亮出枪头,本就飘着雪的湖上顿时寒意更盛,“枪名‘冰河’。”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悬疑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