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许你猎我心

更新时间:2019-01-13 10:23:29

许你猎我心 连载中

许你猎我心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安安分类:言情主角:江盛衍夏澄

《许你猎我心》是安安最新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盛衍夏澄 ,内容主要讲述:被渣男欺骗有什么大不了,打一顿就好!被霸道总裁看上有什么大不了,撩一番就好!夏澄:“抱一个。”江盛衍:脸红。夏澄:“亲一个”江盛衍:脸红。......自从发现了闷骚总裁的另一面,夏澄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饭工作撩江盛衍。江盛衍:“身为总裁,霸道是给外人看的,媳妇面前不需要。”夏澄:“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夜是江盛衍送夏澄回去的。

出酒店的时候夏澄就在旁边的灌木丛旁吐了个昏天暗地,江盛衍看得是满脸的嫌弃,若非夏澄死拽着他要他送她回去,他觉得他是不可能送的。转头对靳纶道:“去旁边超市买瓶空气清新剂。”

这个女酒鬼上了车不知道车上要变成什么味儿,他可不想让别人误以为他是个酒鬼。

靳纶是跟在江盛衍身边的老人了,BOSS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撩一撩小眉毛,他自认心里还是很清楚江盛衍可能在想什么的,见他那般一脸嫌弃的模样,靳纶便道:“好,不如江总先在这儿品杯茶,由我送夏小姐回去,再立刻折回来接江总吧。”

夏澄正好吐完,操着一口酒臭味毫无知觉,也毫不客气的贴在江盛衍身上,指着他道:“你倒是挺仗义的,这这是我家地址,先谢谢,谢谢你愿意送我回去啊。”说罢便昏沉在在江盛衍身上。

江盛衍全程冷着个脸,手却不由自主的抬起扶住夏澄。虽然这女人酒品实在……一言难尽,但他好歹答应了要送她怎好中途转交别人之手,再者,江盛衍低头看着怀中眯着眼似昏未昏,打嗝都带着酒味的女人,这么糟糕的一面倒是可以好好利用利用,他腹黑的想。

抬头对靳纶道:“你竟然让我独自等在这儿?”

靳纶微微讶异,他以为江盛衍必然不愿意跟这么个女酒鬼同车,只是碍于道义才说送夏澄回去罢了。可江盛衍明明一脸嫌弃却又……

哎,只能说,人家是老头,人家心里头怎么想,他一个小小助理实在猜不透了。

上车,打火,出发,朝着夏澄递过来的手机上显示的住址,一路而去。夜风带着自车窗吹过,刮得江盛衍脸有些疼,可他没有关窗,因为某人的酒味太大了。而风里却又夹杂着不少路边小摊各色吃食的气味,啧啧,他有些一言难尽。

夏澄租住的是一处简单的套一小寓房,到了门口,江盛衍拿过夏澄的包从里面掏出钥匙有些艰难的打开,说实话这种日常生活小事他江盛衍平时……向来不干。

可是刚才在楼下靳纶提议让他把夏澄扶进来的时候,江盛衍又是想也不想的给拒绝了,他说:“你一个陌生男人,好意思进人家姑娘的家吗?”

靳纶好一阵无语,看着自家老大一拐一拐的扶着女酒鬼进了电梯门,他才有胆量嘟囔一句:“你对人家夏小姐来说,还不一样算是陌生男人。”

不过,刚把夏澄扔到她米黄色的沙发上时,江盛衍就后悔了。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扔得太过用力,还是一路车来车往把夏澄的五脏庙给巅着了,以致于刚卧进沙发里,夏澄就又涌起一股吐意,然后就是一地的脏污。好在江盛衍闪得快,只殃及了他的皮鞋,可纵是如此他还是皱了眉。

长这么大,就没人敢把呕吐物吐到他江盛衍的鞋上。

夏澄迷糊中好像也看到了,反而笑了,只道:“对,对不起了。”

江盛衍不想跟女酒鬼展开骂架,便只能悄无声息借夏澄的地方洗洗干净了,哪知这边他刚擦干净自己的皮鞋,那边夏澄又指使起来:“麻烦你,把,把地也拖一下呗,谢谢了。”

呵,当真是好不客气。可江盛衍还真就照做了,他一边撸拖布的时候便一边想,他凭什么给这女人当清洁工?思来想去,最后他觉得可能夏澄住的这个小地方比较温馨舒服吧。

他的家太大,太空。并没有夏澄家里这种什么都挤得满满当当,却又都干干净净的样子,虽然只是一个套一房子,对江盛衍来说,他家厕所都比这儿大,可夏澄却收拾得很得体大方。

客厅与厨房相隔的粉色珠帘一定是夏澄在网上精挑细选了很久才购置的,茶几上漂亮的百合花散发着淡淡的幽幽香气,沙发旁边的高脚台灯简洁而不失大气,整个房间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这才是一种回家的感觉。

夏澄并不知道江盛衍在想什么,也没有注意到江盛衍敷衍的拖了拖地后便去参观她的卧室了。所以夏澄还独自挺在沙发上,微闭着眼,手在空中胡乱指来指去,像个八九十岁的太婆一般唠叨起来:“倒是想不到你人还挺不错,比起第一次见你时,那种傲慢,傲慢的样子可可爱多了。”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不会告诉别人你,你被亲了还会害羞的,哈哈。”夏澄笑得有些欠扁,嘴里却还在絮叨个不停,大抵太过神智不清,也分不太清陪在身边的对象是什么人,她竟然开始讲起自己的事情,大大小小,林林总总,虽然说得东一句西一句,无疑江盛衍是听得懂的。

参观完夏澄可爱的卧房,江盛衍开始有些好奇了,从这夏澄的房间布置来看完全就是一个小少女心爆棚的丫头片子,他原以为那样的人不是活在什么所谓的二次元,就是一个被爸妈宠着不知社会险恶的小公主。

可夏澄却全然不是,她的工作能力毋庸置疑,她的态度亦是拼命三娘一般。真真让人奇怪,坐到夏澄身旁,他道:“你讲完没有,讲完了就去床上睡吧,别忘了你明天还有工作要做。”

夏澄艰难的从沙发上抬起上半身,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这一盯却是直盯得江盛衍混身发毛,好不自在,他皱眉:“做什么?”

夏澄摆手:“没什么,我爱睡哪就睡哪儿,你走吧。”

于是又倒下去,当真闭着眼就算是要睡了。江盛衍那样一个做事一丝不苟的人自然是怎么也看不顺眼这种事,不洗澡,不漱口,不换衣,甚至都不上床,就这么睡了,真真是……让他嫌弃不已。

可是……不知为何,看到夏澄这副将就的模样他又觉得好可怜,心里泛起一阵阵奇怪的涟漪。夏澄渐渐睡去,呼吸慢慢均匀,之前还絮叨过不停的嘴终于安静下来,听到墙上时钟哒哒哒的响,江盛衍嘴角突然莫名一笑。

他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看她睡着的样子很好看,细腻的皮肤像三月的桃花瓣,又像刚剥壳的煮鸡蛋。如今这般看她才发现她眼睫毛蛮长的,他忍不住伸手去扯了一下,她微微一动没有多大反应,嗯,这睫毛是真的。

她微不安的样子,嘴角带起那个漂亮的梨涡,倒是俏皮得很,江盛衍从未如此近距离又如此久的看一个女人,还是带着欣赏的目光。许久,他突然拿出手机镜头对准夏澄,‘咔擦’一声,她卧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如猫儿一般的酒后睡姿永远定格在了江盛衍的手机相册里。

转身,江盛衍知道不能再久待下去,决定离开,随即又想到什么,回过头从夏澄包里翻出了她的手机,然后用她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电话,如此他便有了她的号码。

这般,他才满意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江盛衍难得的偷笑了好几回,靳纶是不敢再胡乱开口说什么话了,不过也实在想不通江盛衍究竟在笑什么,只是听到自家老头时不时的还会自言自语一两句——

偶尔,江盛衍会盯着自己的皮鞋哼声:“死丫头,知不知道你一个月工资都未必买得起这双鞋。”

忽尔,江盛衍又皱着眉道:“酒品差成这样还敢出来跑业务,今天好在是遇到了我,若是遇到其他流氓,也这般轻易让别人进屋吗,真是没点安全意识。”

又有时,江盛衍会盯着自己的手机,当然靳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知道他盯着手机笑得很奇怪:“除了长得有两分看得过去,混身上下再没一点有用之处。”说得满嘴嫌弃,可脸上却不是这么表现的呢。

靳纶有种撞鬼的感觉,他家老头莫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吧。因为这,以至于到家后,靳纶还不忘提醒江盛衍:“江总,今天有些晚了,你可务必要好好休息,不要再熬夜加班了。”

江盛衍也不知听没听到,反正是头也没回,摆摆手就走了。

醉酒后的第二天清晨,总是给人一种头昏脑涨,好像要爆炸的感觉。夏澄口干舌燥,眯着眼从沙发上爬起来,摸索着进了厨房倒了水,打着哈欠从迷迷糊糊的醒来。

第一件事就是冲个澡,泡杯咖啡。夏澄已经完全把昨晚江盛衍送她回来的事情忘诸脑后了,她清醒之后就开始忙碌着,跟时间做着斗争赶着去上班。不过唯一有件事她倒是没忘。

昨夜维也纳的人请她吃饭,遇见江盛衍她知道,江盛衍还提醒她约见候选人来着,她有些忍不住笑,那个冰山总裁竟然也会劝人?不过笑着笑着她就笑不出口了,因为她还记起当时自己似乎是拒绝了江盛衍的提醒,还说什么自己打过电话给巴尔了之类的……

江盛衍啊,鼎盛CEO啊。管他说什么,说得对不对,自己都不可以跟人家顶嘴的,她还跟陆菲菲打着赌呢,她拍着脑门直把自己叫了几十声猪。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游戏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