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二婚娇妻太撩人

更新时间:2019-01-13 10:22:46

二婚娇妻太撩人 已完结

二婚娇妻太撩人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榴莲妹妹分类:言情主角:赵小钏秦久放

赵小钏秦久放是小说《二婚娇妻太撩人》里的主角,作者是榴莲妹妹,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刚和男朋友订婚,就在酒店逮着他出轨女同事,看着渣男和渣女成双成对,某女心痛消沉,酒吧喝酒,气不过也找了个男人,谁知道,某男居然追到了她的生活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的答案,你喜欢吗?”

勾住男人脖子,我挪开脸,依附在他耳边轻飘飘的问。

他一只手轻易把我扯开,审视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我,眼睛微微眯起……我头皮一麻,忽然想起来自己是谁,但清醒不过两秒,就被他发狠似的又捉进怀里。

“今晚,你给我好好受着。”他对我笑,却像是在送别临行刑的罪犯。

不记得他是用什么样的霸道,强势让全酒吧的人都背过了身,径自抱起我穿过拥挤人群,也感受不到车子呼啸时刮过耳边阵痛似的风。

在他并不温柔的把我丢进某个别墅的浴缸时,我吃痛不已,还来不及挣扎,迎头就是热水砸到脸上。

“把你身上的酒气洗干净。”他命令我,强硬冰冷的很。

“我不要!”热水呛进鼻子里,我瞬间就跳了起来,可是酒灌的太多,头重脚轻,踉跄着胡乱抓住他臂膀维持平衡,“烫……”

水好烫,他的身体好烫,散发诱人的热气……

“我——”

“什么?”他反手握住我乱扑腾的掌心时,已经咬住我了唇。

丝毫不给我反悔的机会。

花洒还在倾泻,他和我一同淋在热浪里,扶着我腰肢把我压回浴缸里,纯白浴缸,他半跪着,喘、息着,剥去我的所有防备。

我陷入混沌的意识被他的啃噬唤醒,他宽大手掌捏在我腰肢的力道太重,我猛的一激灵,痛的拱起身子来,混乱撞到他的最坚、挺。

他躯体随之一僵,再不留情。

“嘶——”

禁不住,我猛抽了一口冷气,这是连神经末梢都在欢愉的颤栗……

原来,男女之欢,就是这样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

透过明黄灯光,我勉强残存的神智在端详着引领我初尝禁、果的男人,我心猿意马的只看清他额头饱满美好的弧度,粘连着几缕头发,不断在我眼前晃动。

深邃眼窝里藏着的猛虎,让我们彼此由内而化的彻底燃烧。

“喜欢吗?”他轻轻抚摸我红肿的脸颊,疼惜爱怜,拿我刚刚酒壮熊人胆的话来反问我,声音慢慢平稳下来。

事已毕,我左手指甲掐入他臂膀,榨干最后一丝力气,定要让你给他感受他给我第一下时的撕裂感。

“我喜欢。”对,坦荡荡的回应他,我很享受。

酒壮熊人胆,我最后的,放肆也虚弱的对他精致高傲的五官笑了笑,然后再也撑不住,累的陷入昏睡。

我以为这是一场意乱情迷的梦,可再睁开眼,眼前陌生的家居摆设让我浑身一凉,我直接跳了起来!

身体的异样感觉再次证实了,我昨晚作做了什么妖!

大脑迷迷糊糊闪现些画面,我懊恼的猛拍自己额头。

万幸是房间里没人,我迅速扫了一圈周围,装修简单素洁,但这灰色格调却不像是酒店,管他呢,还是先溜吧。

想着我就掀开被子下床,恩……这男的有点良心,给我穿好了衣服。

冲出房间,我目光定在了楼下忙碌的背影上,是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系着围裙在餐桌前布置早餐。

我完了……人生第一次交给了个大叔……

心里顿时酸涩的不像话,我连下楼假装潇洒的勇气都没有,肖轶啊肖轶,你这个王八蛋出、轨都能干得出来,非要痴迷的肉体之欢,在我这里尝试起来,滋味怎么就那么苦不堪言呢。

“在看什么?”忽然有冰冷男声钻入耳中,我一惊,诧异回过头,站在我身后的也是个男人。

想比楼下的‘半老徐娘’,还是这个能入眼。

他很高,我目光最先触碰到的是他深蓝色真丝衬衫里,半裸、露的锁骨,古铜色,是一种刚毅的男性美,我心里隐隐牵动,昨晚……好像尝过?

心跳漏了几拍,我循着他的喉结向上看,顿时冒了一头冷汗。

不会错的,这男人的薄唇那么好看又清冷,是昨晚我喝昏头主动吻上去的那个!

还有那双不耐烦俯视着我的眼,整张俊逸孤傲的脸,都对了!

“昨晚……”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尴尬低下头,心里羞愧的要死,清醒后,我骨子里终归还是非常保守的。

“昨晚你勉强及格。”

“什么?!”我错愕抬起头,疑惑看向他。

他好似不太满意我的慢半拍,蹙了蹙眉,扬起口袋里的手,方向是我的脸颊,我本能的缩回脖子,喊道,“先生,昨晚是你情我愿的一、夜情,大家……大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再见!”

“你——”

是的,我还没撒开腿,就被他拎了回来,和昨晚的手法一样,霸道,居高临下的跟逮自家的小宠物猫似的。

我很气恼,可无奈小小身躯不占优势,只能瞪着他,“松开我!”

“我话没说完,准许你走了吗?”他拎着我,逼到墙面。

“有什么好说的,这都什么时代了,性开放的很,难道还要我对你负责一辈子不成?”

“我拒绝。”他深邃的眸子上下打量我一眼,很是嫌弃。

虽然我是逞强的说胡话来壮胆子,可他这么义正言辞的否决,弄得我更加觉得昨晚的事丢脸,“不想就松手!”

“赵小钏,基本的礼貌懂不懂?”他声音浑厚,质问着又接近我的脸颊,这次我避无可避,我以为这是轻薄,可他掌心温度正好覆在我还有些许痛感的嘴角,是的,之前被郑娅楠那个小贱、人煽一巴掌留下的伤。

意乱情迷时,他似乎也这样抚我的伤,瞬间让我感到心中柔软,柔软的鼻头酸,就连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都忘了问,只想着快点结束这荒唐事。

“先生,昨晚的事我向你道歉,是我太冲动了。”

“恩。”他冷冷应我,“你昨晚确实太着急切了,所以舒服了你,却让我不太满意,勉强算及格。”

我靠!他一开始说的及格,原来是指我的床笫之事!

“**!”

使劲推开他,我红着脸就跑,只听他在后面沉稳的‘好心提醒’我,“昨晚有人给你打电话,及格生。”

什么及格生!

**的臭流氓!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搞笑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