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情薄凉如霜

更新时间:2019-01-12 12:00:22

爱情薄凉如霜 已完结

爱情薄凉如霜

来源:好书云作者:嗡嗡嗡分类:言情主角:童遇安路之遥

精品小说《爱情薄凉如霜》是嗡嗡嗡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童遇安路之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都说父母疼幺儿,可为什么做妹妹的我,却被当成了姐姐的备胎?我知道妈妈财迷,但没想到她竟然会荒唐的把我送上姐夫的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知道路之遥住哪里,他只是偶尔回童家,想了想,我又去了医院。

护士认出刚刚是我在这里打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我管不了这些,抓着她的胳膊问,“之前住在这里的路先生,他后来怎么样了?”

护士被我吓一跳,半天才说,“挺、挺好的……”

住院的人怎么能好?

我急了,用力晃他,“后来有没有更严重,比如胳膊腿……”

护士莫名其妙的看我:“小姐,你冷静点!那位先生没事,胳膊腿都挺好的,不过……”

我呼吸一滞:“不过什么?”

我应该庆幸坏人得到报应的,路之遥毁了我一辈子,他就算是断胳膊断腿也是他活该。可是每每想起大雨里,他为了救我被王老板捅刀子的事情,我又没办法真的恨他。

我挺矛盾的,也许该归结于那时候我还有一点善良的本性。

护士告诉我,路之遥没事,可是童随心被挑断了一根脚筋,因为送来的的太晚了,能不能恢复还不确定。

我脑子嗡的一声,难怪她刚刚那么激动。

童随心向来爱美,容不得自己有半点不完美。现在被挑断了脚筋,以后很有可能会落下残疾的毛病,她肯定承受不住。

护士告诉我就是昨天的事情。

昨天……真的是王老板做的……

想必就是昨天我跟康佐城离开前,他不允许我回头的那声惨叫,应该是那时候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忍不住一阵哆嗦。

童随心住在医院里,我不想**她,只是偷偷站在病房外面看她。她就跟疯了似的,把病房里能摔得东西统统摔了。

我妈应该是刚来,不停安慰她。

她又打又骂:“谁让你生了那么个**出来?如果不是她,我能是这样吗!我恨你,我恨你!”

我妈不停的抹眼泪,像是难过极了。

如果今天发生这件事情的人是我,我妈恐怕连来医院看一眼都不会,更不要说流泪了。

我不止一次怀疑,也许我不是她亲生的。

我没有进去,一个人离开了医院,我想,童随心这时候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我了,我应该识相点,也许她的腿还能好的更快。

我一晚上没睡,满脑子都是童随心凄惨的叫声,偶尔迷糊一下都能看见她成了厉鬼要找我索命。

天亮了,我没精打采起来,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一个人坐着发呆。

手机响的时候,我伸手去拿,一不小心就点了接听,里面传出阴森而恐怖的声音。

“小甜心啊,我这两天想你想的紧,什么时候出来陪陪我啊?”

又是王老板!

我心里一紧:“我出不去,王老板也知道,康少看我看的紧……”

“少他妈给老子这套!康佐城出差了,没个三五天回不来,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姐姐在我手里,要是一刻钟赶不过来,她就不是断一条脚筋了!现在开始计时!”

他发了地址给我,其实我特别不想去,因为我害怕。

可是想到童随心……

我抓过门口鞋柜上的钥匙就往外走,她是我一母同胞的姐姐,她以前也对我好过,我上大学的费用还是她给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一遍一遍说服自己,克服心理的恐惧。

多年以后想起来,我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特别圣母,被亲姐姐一手推入火坑,可在关键时候,我还想着救她。

天底下,绝对再没有比我更圣母的人了。

不过,我也该感激她带给我的这些磨炼,才让我在以后面对更多更大的痛苦时,坚强的挺过去。

半路上,我妈给我打电话,又哭又闹,骂我是灾星,当初就不该生下我。

我身子凉的透彻,默默切断了电话。

等我过去的时候,刚好十五分钟,王老板看我的眼神意味深长,就连笑容里都带着诡异。

我假装不在意的冲他笑笑,努力克制颤抖的身子。

他坐在沙发上冲我说:“小美人儿,过来陪我喝两杯。”

“我姐姐呢?”

王老板笑的诡异,粗粝的手指摸上我的手,拍了拍说,“真看不出你们姐妹情深啊,今晚只要你陪好我,咱们的事儿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我推开他已经摸上我脸的手,又问一遍,“我姐呢?”

我隐约觉得今晚怕是要出事了,可就算这样,我也得先确定我姐还好端端的。

王老板点了根烟,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昏暗的包厢里骤然亮了起来,就见童随心被人从洗手间推了出来,大概因为脚筋没养好,整个人狼狈的跪在了地上。

我起身想去扶她,可是被王老板拉住了,一个用力把我搂到他怀里。

我知道他今晚来者不善,不以为然笑着说,“王老板,我人都来了,是不是能放我姐姐走了?”

王老板哈哈大笑:“我说妹妹,据我说知,你姐姐对你可没这么好心,你要是想讨点什么公道,现在正是时候。”

他的手在我腰上乱摸,我忍住了,“王老板说笑了,姐妹之间哪有隔夜仇。我人在这里,王老板就放了我姐姐吧。”

“呵呵,到底是大学生,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他抓着我的胸揉捏,凉凉道,“我放走了她,你跑了怎么办?”

我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还是妹妹识相。”王老板哈哈大笑,冲手下使了个眼色,“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送到医院去。告诉那个秃驴老院长,把人给我治好了,要不然老子要他狗命!”

这话绝对是对我赤果果的威胁。

他的手下拉起童随心就走,我紧张的看着,生怕他们耍什么花招。

包厢的灯光很暗,可童随心脸上的恨却格外明显。

她恨我?

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王老板就已经让人摆了满满一桌子酒,笑着说,“上次给你跑了,我这心里可难受的很,我说妹妹,是不是也该补偿补偿哥哥?”

看来他是算计好了,这一桌子酒下去,我就算还能活命,只怕也逃不出他的魔抓。

可我能拒绝吗?不能!

于是我硬着头皮端起桌上的酒:“这么多,我恐怕喝不完。这杯酒我先干为敬,就当是给王老板赔礼道歉了。”

仰头,我一口气喝下去了,呛得难受,差点就吐了。

啪啪啪!

王老板带头鼓掌,笑的更开怀了,“没看出来,妹妹还挺豪爽。来,这杯哥哥陪着。”

不给我拒绝的借口,他已经喝完了。

我看一眼旁边摆着的酒瓶,恨不能给他当头砸下去。

可我不敢。

看我端着不喝酒,王老板一个眼色,手下的人已经把一摞捆绑好的钞票摆在桌上了。

“今晚把这一桌子酒喝完,不仅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这五十万都给你!”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