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崩乱的流年

更新时间:2019-01-12 09:40:34

崩乱的流年 连载中

崩乱的流年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背灯和月分类:言情主角:莫然秋实

主人公叫莫然秋实的小说叫《崩乱的流年》,它的作者是背灯和月写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每个人都会有一段伤感的往事,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秋实是莫然无法忘怀的,不管过去了多久,纵使司臻出现过,那个女孩子也是无法忘记的,那么我们就让回忆更深刻点,或许深一点就会好一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过得非常快,再有几天就要进行考研了,大家这会儿却像是不再那么着急了,都开始尝试着放松自己的身心,争取的在考试的时候不会因为过分紧张而导致发挥失常。似乎放松并不用人教啊,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会放松,现在只有极少数的人还在伏案疾书,大部分的都在以各种方式放松着自己的神经。当然,前提是之前确实用功读书了,并且,使自己的神经真正的放在在了课本之上,但是也有极少数的人虽然没有把紧绷的神经放在学习上,却也在这全民放松的潮流中放松着自己,比如说:莫然他们几个。

莫然他们几个里面报考了研究生应该是只有他自己,剩下的那几个人都没有那个想法,在他们的脑子里,念书到了大学就应该是到了终点站了。

出于这种想法,老大,成杰,司臻,陆宇他们四个在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占好了座位了,准备着新一轮比赛的开始。刚刚结束的一场战斗,司臻正在做着总结,:“刚才这一局,真是不应该啊!我的公孙瓒准备已经齐全了,攻击力也上去了,一支穿云箭几乎没有射偏过,对面的那个魏延让我打的跟狗似的!”“你说这些都没用,关键不在这里,”老大很颓丧的说:“关键是咱这边有特么一个内奸啊,我擦,我就没见过这么**的人,打内奸还用程普?!我擦了啊,什么技能也不学,只学一个传送,飞往对面去送人头!我去!”成杰说:“内奸去送人头也就算了,特么这个**之徒居然从家里买上红蓝药水,给对面送过去在送上人头,这就让人受不了了啊!”“太特么贱了啊!他不光送药水,还领着对面的卞玉儿来杀我啊!我擦!玉儿隐身跟在他后面,我特么当然看不见了啊!在自家门口野区我还插眼吗!玉儿现身打我,我刚要走,你说这个贱13,居然用他的水牢把我给困在里面!?我当时就挂了,我就想这个13不得好死啊!”陆宇咬牙切齿的说着,两只眼睛里就好像要冒出火来!“总而言之,这货就是个2B加贱13!”司臻叹了口气:“要是莫然在这里就好了,我们也用不着去加上个外人,也不会输的这么冤!”老大转过头来问:“莫然这家,有哪儿去了?”司臻眼皮也没抬说了一句,“这不是要考研了吗,人家堂而皇之的去上自习了。”“是不是和秋实一起去的啊?”成杰问着。陆宇说:“那是必须的必啊!”老大淡淡的说了句:“我看,莫然的研究生是悬了!”

透过网吧的落地玻璃窗,老大的眼神望向了远处,而前面就是自己的学校,相对于屋里的热闹程度,外面的冬季世界实在是显得有点太过分的冷清,萧寂了!门口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在寒风中尽情的抖动着他那枯瘦的枝条。唯一能让人充满遐想的就是她洒在地上的斑驳的树影,虽然是那些毫无生气的树枝造就了他们,但是这些影子,仿佛又有了自己的生命力,把原来不存在的样子,通过自己的变化又展现了出来。仿佛她是有生命力的,从一开始的指向西北方,转为指向正北方,继而又转向了东北方。而时间也就在这样的变化中,悄然的流逝了。

文史楼的一间自习室里,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坐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其实坐在角落里的原因并不是怕别人看到,而是这间教室的灯棍只有这个角落里的最亮,所以说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都是各种上自习人员最想抢占的地方。

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显而易见的两个人都没有在看书复习,当然也没有像其他在一起的情侣一样,缠缠绵绵的说着一些情话。他们两个只是相互靠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男生温柔的手里握着的是女生的手,女生温柔的眼里是男生的眼睛。寒冷的冬季在这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似乎是荡然无存了,尽管外面是有狂风呼啸,酷寒难耐,但他们两个却丝毫没有感受到。或许是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一起,就不会再感受到寒冷了吧!

晚上的自习室里格外的清净,尤其是在冬天,尤其是在这个全民放松的时刻,自习室里几乎是每天晚上都不会有人再来了。今晚,这整个教室里就只有莫然和秋实。没有人来打扰,绝对的自由,看着自己怀里的心上人,莫然的小心脏开始无节奏的跳动了。抚摸着秋实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抬眼看,秋实的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正脉脉的看着自己呢!莫然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这会儿比那会儿好像更热了点,甚至都有点儿让莫然坐立不安了。而在莫然怀里的秋实,除了面色更加红艳,两只眼睛快流出水来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慌乱或者是局促不安的样子了。莫然看着秋实,美丽的一双大眼睛,红艳艳的脸蛋儿,微微张开的红唇,莫然再也忍受不住心里那种狂躁所带给他的撞击了,他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需要把自己心里就像是岩浆一样的热量给喷发出来。终于,莫然低下了头,轻轻的一吻印在了秋实的脸上,秋实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她在等待着,等待着莫然的吻。莫然也终于寻找到了突破口……

良久之后,莫然故意的咬了秋实一口,秋实感觉到嘴唇上一阵刺痛,连忙从陶醉中清醒了过来。小声嗔怪着莫然:“你是不是有病?馋肉了吗?想要咬死我啊?”边说还想要再咬莫然一口,莫然当然不能让她得逞,于是就用手按住秋实,秋实见不能咬到莫然的脸或者是嘴,就只好开始进攻莫然的双手了。莫然三躲两躲最后还是没有能够逃脱秋实的血盆大口,终于还是被擒住了,面对着秋实撕咬的认真可爱的样子,莫然一边要装出一副忍受了巨大痛苦的样子,一边嘴里还要慌忙不迭的道歉投降:“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啊,还不行吗?您高抬贵嘴啊!您嘴下留情啊!”秋实看到莫然这般求饶的摸样,志得意满的松开了口说:“以后跟着姐混,不要让姐姐我生气!哼!”“嗻,奴才遵旨。”莫然卑躬屈膝的说着。

就这样在莫然和秋实的笑闹之中,他们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的“自习”生活。但是,考研的日子也就更加接近了。

又下了一场大雪,飘飘洒洒的下了一天零一个晚上,在这里这样的雪并不常见。在雪刚要融化,但是还没有完全化干净的时候,考研的日子到了。系里几个能操闲心的主儿,把联系车的任务给包揽了过来。一个系上百人一起坐了四两巴士,出发了。赶巧莫然和秋实的考试地点不在一个地方,所以要住宿的旅馆也不在一起,所以也必须要分开来乘坐巴士。一开始莫然的车跟在秋实的车后面,冬日清晨的阳光格外的暖和,莫然看着车窗外呼啸而过的车辆和建筑,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条路,会有尽头吗?温暖的阳光就像一层薄薄的毯子,轻轻的披在了莫然的身上,莫然的视线渐渐模糊了,就这样在微晃的车上,在暖人的阳光中,莫然睡去了……

莫然他们这一辆车的目的地是在一个叫泰都的酒店,要把这一车的考生全都安排在这一个酒店里面。当车速慢了下来的时候,莫然也醒了过来,因为他就坐在司机的后面,就顺便问了一句:“师傅,到地方了吗?”司机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还木有,但是我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啊!”就这一句话,莫然就清醒了过来。“你别嚷嚷啊!”司机冲着莫然摆着手。“你不认路?那你是怎么当着司机的啊!”莫然小声的责问着。司机哭着一张脸:“我也不想啊,我以前都是跑长途地方,这不刚回来就接着这么一个活儿,我实在也不是故意的啊!”“那可咋办啊?还有这么一车人呢!”莫然也在着急上火。车开的是越来越慢了,近似于步行,幸好周围的车比较多,还能有一个开慢车的理由。正当莫然和司机一筹莫展的时候,莫然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秋实打来的,莫然连忙接了起来:“喂,秋实,啥事儿啊?”

“莫然,你们到哪儿了?”

“我们快到了,你到了吗?”

“我早就到了,现在已经躺在宾馆的床上了。”

“嘿嘿,躺在床上了?难道这么快就想我了?”

“德行~你们还在路上?”

“可不是吗,这车走的也太慢了,司机大哥路也不是很熟,着急上火啊!”

“不用着急,反正明天才考试,你今晚就是睡在车上,也能赶上考试!”

“我…额,好吧!”莫然瞬间,就无语了。

《崩乱的流年》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逆袭小说
  3. 空间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