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腹黑大小姐

更新时间:2019-01-05 15:30:22

重生之腹黑大小姐 连载中

重生之腹黑大小姐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长歌分类:重生主角:月无忧苍梧

主角是月无忧苍梧的书名叫《重生之腹黑大小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歌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府嫡女,一朝重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小姐真的是个好人呐。都怪你们太不听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天还未大亮。

“白露,收拾东西,我们去白梅镇玩几日。”

“奴婢这就去。”虽然不知道月无忧为何会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白梅镇,不过白梅镇离东陵皇城并不是太远,若快马加鞭一日左右也就到了。

想到此,白露也不多问,乖乖去收拾行李了。

“小姐可是想去白梅镇看梅花,这个时节去倒是刚刚好呢。”夏荷言笑晏晏的说着。

“我倒是忘了,你老家便是白梅镇的吧。”月无忧突然记起,夏荷便是打白梅镇来的,“你可记得白梅镇有一户姓白的乡绅?”

本以为夏荷离家时,年纪尚幼,对于这些事可能记得不甚清楚,却没想到夏荷只是稍稍想了想便说道:“当然记得啦,小姐您大概也以为白梅镇之所以叫白梅镇,其原因是那大片大片盛开的白梅花吧。”

“难道另有深意?”

“深意倒是说不上,白梅镇之所以叫白梅镇,是因为白家的家主名叫白袂,白家一家独大所以那镇子便叫白袂镇了,世人不知其来由,所以就叫作了白梅镇。”

“小姐,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可是现在就出发?”

“嗯,昨日我已经与母亲说了此事,马车此时应该已经在门口了。”

到了马车跟前,白楼左右打量了一番后小声道:“小姐,我们可否要带几个护卫?”显然是对上一次遇劫之事心有余悸。

“无妨,若真有什么事,护卫也没用。”还不如靠本小姐自己。

说罢,便一撩裙摆上了马车。

知道月无忧已经打定了主意,白露也不再劝,只在心中打定主意,若这一次再出了什么事,万不能像上一次那般没用。

相对于白露的颇多心思,夏荷就显得简单多了,跟着月无忧便想便上马车。

所以当白露一脸严肃的拉住夏荷道:“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小姐!”夏荷懵懵的点了点头,完全不懂白露为何突然说这个。

不过白露这一次倒是想多了,一路平安无事的到了白梅镇。

下了马车后,月无忧看着眼前这萧条的镇子,实在很难跟夏荷口中所描述的那个白梅镇联系起来。

“这真的是白梅镇?”

车夫道:“月小姐,这确实是白梅镇。整个东陵也没有第二个白梅镇了。”

“那你可知白梅镇为何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具体是为何小的也不知道,大概是在几年前,白梅镇突然便没落了,而首当其冲的便是白家。”

月无忧摸了摸身旁的一株梅树,怅然道:“现在能看出来这是白梅镇的恐怕只有这些白梅了吧。”

景是当年景,人非当年人。

“明日这个时候,你再来接我们。”

月无忧走了两步后发现白露竟然还站在原地没有动:“白露?你怎么了?”

白露回过神快步跟了上来:“小姐,我没事。”

月无忧狐疑的看了看却没有多说什么,总感觉白露踏进白梅镇的范围就有点儿不对劲。

进了白梅镇后,月无忧反倒是觉得这镇子看起来正常多了。

毕竟街上叫卖的小贩,街边开张的酒楼和客栈里传来的跑堂的声音,都比白梅镇萧条的外景好得多。

“我们去前面的酒楼坐坐。”酒楼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往往也是消息最多的地方。

见月无忧几人进去,酒店老板满脸堆笑道:“不知几位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夏荷道:“既然吃饭也要住店,老板可还有上房?”

“当然有当然有。”

夏荷和白露二人和老板交谈之时,月无忧便自顾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一顿饭快吃完了,月无忧愣是没听见有人提起当初的白家,以及这个镇子突然没落的事。

才短短几年时间,就连当初尚是幼童的夏荷都还记得白家之事,这些人绝对不可能忘记。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对此事保持缄默,绝口不提。

就在月无忧没有丝毫头绪的时候,门口的骚乱引起了月无忧的注意。

店小二跟赶苍蝇似的说到:“去去去,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求求你们行行好,给我点儿吃的吧,求求你们了。”小叫花子一边哭一边想往酒楼里面跑。

可惜被店小二拦住直接丢在了大街上。

店小二嫌恶的吼道:“你给老子滚远点儿,再来信不信我打死你!”

月无忧冷冷的问道:“怎么回事?”

店小二后背一凉,谄笑道:“小姐见谅,小乞丐不懂事。”

小乞丐别的不敢说,但认人的水平却是一流的,看月无忧的衣着打扮,便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便普通一声跪在了月无忧面前:“求小姐救救我哥哥,我一定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

月无忧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怎会因为别人下跪就心软,心中略烦,不咸不淡的说道:“你起来。”

听见月无忧这么说,小乞丐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

不得不说小乞丐这干脆的动作成功的取悦了月无忧,如果这小乞丐死乞白赖的说什么您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的话,那月无忧恐怕就会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了。

“前面带路。”

小乞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月无忧是要去看自己哥哥,高兴的语无伦次:“我、您、我这就带您去。”

店小二发现月无忧还真有管闲事的心,出于好心提醒了一句:“小姐你还是别管他们的事了,他们俩就是两扫把星,谁挨着谁倒霉。”

小二说完发现月无忧已经带着另两位姑娘跟着小乞丐走了,叹了口气:“又是个不怕死的。”

摇了摇头便转身进了酒楼,劝也劝了,出了事也怪不得自己了。

月无忧本以为这小乞丐会带自己去什么破庙之类的地方,却没想到最后她们到的地方竟然是――白府。

原本是鎏金大字,但现在已经斑驳得难以辨认。

白府大门好歹还能看成个股往昔白府的模样,推开门之后里面全是断壁残垣,以及半人高的野草。

不难看出,白府确实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小乞丐熟门熟路的扒开野草,进到一个破败的小房间。也许连小房间都算不上,一块薄木板挡在门前,做成了一道简易的门,月无忧看了看房顶,只能说是风雨不敝。

小乞丐小心的将木板拿了下来,对着屋内蜷缩在一角的人道:“白哥哥,玉儿找到人来救你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屋内的人声音虚弱却还是强撑着说:“玉儿,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跟在月无忧身后的白露却是身子一震,悄然握紧了五指。

喉头一紧,低着嗓子道:“你们究竟是谁?和白家有什么关系?”

“白露?”月无忧唤了一声,结果白露没有任何反应。

反倒是那小乞丐突然抬起头,不敢相信的喊了一声:“白姐姐?”小乞丐来到白露跟前拽住了白露的左手腕,待看见手腕上梅花印记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边抹眼泪一边道:“真的是白姐姐,真的是白姐姐回来了。我是凝玉,我是玉儿啊。”

“白哥哥,白哥哥,你快看啊。”凝玉唤了几句后发现地上的人都没有动静,顿时慌了。

白露本以为自己一家除了自己无一生还,却没想到哥哥还活着,还活得如此凄凉。

想到小时候偷偷摸摸给自己买糖葫芦的大哥再看看现在这个骨瘦如柴的男子,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小姐,求求您救救我哥哥。”月无忧这人对外人冷血无情,但对自己人却是极其护短,本以为上一世死在了自己信任的人手中能改掉这个毛病,可此刻看见看见白露的眼泪,月无忧才知道有的东西真的是改不了的。

只希望这一次自己不会这么眼瞎。

月无忧将白露拉了起来:“你先别哭,凝玉你对这儿比较熟悉,你去找个大夫过来。”月无忧拿了些碎银给凝玉。

月无忧此次来白梅镇本就是为了地上躺着的白泽,上一世月无忧白泽的时候,白泽已经是一个坐拥金山的豪商。

当时凌文渊为了将其拉入自己的阵营,可没少费工夫,月无忧也将此人的身世查了个底朝天,但当时对于白泽的童年仅仅只有两个字,凄惨。

现在亲眼目睹才发现,远不是凄惨两个字就能描述的。

白泽空有瑞兽之名,却一生历经坎坷,最后死于非命。

“白露,若你是白家之女为何会被卖进相府?”

“此事说来话长,当时我刚过完十岁生辰,爹爹和娘亲便打点好关系将我送进了相府,并让我好好活着,然后照顾好小姐您。”

“我?”月无忧不解白家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嗯,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爹爹是这样交代我的,还说不管白府以后出了什么事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当时不理解,自然不愿意,哭闹了一番后还是被送进了相府,之后不到一年我便收到了白府惨遭灭灭门的时候,那之后我悄悄回到白梅镇看过,发现白府已经空无一人,所以我以为哥哥也已经不在了。”

“那你可知白府为何会经此一劫?”若白府只是普通的商户,不可能会遭此毒手。

白露摇了摇头,红着眼眶道:“他们当时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算是想报仇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上一世,白露因为自己早早的便去了,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是不是也和白府的事情有关系呢。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奇幻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