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谋入相思

更新时间:2019-01-02 15:50:49

谋入相思 连载中

谋入相思

来源:追书云作者:也卿分类:言情主角:百里卿梧燕玦

甜宠新书《谋入相思》是也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百里卿梧燕玦,内容主要讲述:她是百里家温良贤淑的七姑娘,德才兼备,颇有心计。她披着清灵可爱的皮囊,搅起帝京风云。——谁在朱红门前设了黄泉,拖了彼此一同颠覆皇权?回廊一寸相思地,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他说:“百里卿梧,你是恩赐也是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燕宸的身影飞近,百里棠猛烈挥拳,巨力相撞,砰然一声,两人各自后退了几步。

百里棠揉着拳头,邪笑的看着燕宸浓烈狠意的眼神,笑着说道:“看看你这个眼神,不服就来打,别像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

“百里棠你别太嚣张!”燕宸直直的看着那一脸没有把他放眼里的百里棠,“你可知你在管什么闲事,这人是姜家养的余孽,姜家的人全部被皇上剿灭,怎的此人还活着?难道不是在预谋什么?本世子劝你百里家还是别管这事,不然,皇上追究下来,还真是不好说。”

“那为何皇上没有追究,你荣王府就先行问罪了?难道皇权在你荣王府前还要低下一等?”

少女清凉的声音让燕宸面色微冷,他看着神色淡淡的少女立即呵斥,“你闭嘴!”

谁敢不把皇权放在眼里?姜家一事风波本就未平,谁会在这个时候当出头鸟?燕宸就算在意气用事,也不会拿荣王府来开玩笑。

“闭嘴?”百里卿梧双眼弯弯,轻言道:“从始至终,我都只说过荣王世子挡了我回府的去路,然而,荣王世子在说什么?”

“姜家余孽?”

少女说着,嘴角轻轻一勾,清凉的眸子中好似勾起一股力量,缓慢而有力,:“他是姜家人?又为何还活在这人世?你是在质疑当今帝王对姜家谋逆的余孽处理不当?”

“你!”燕宸双手紧握,他竟回答不上半句,如若这般,皇帝都没有追究,他却在这里死死的抓着姚屹不放,那就是在质疑当今帝王的权威,若是就这般放了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姚屹,他心中又不爽极了,这该死的百里府什么时候这么喜多管闲事了……

“所以,还请荣王府世子爷给本小姐让个道。”百里卿梧轻描淡写的说着,淡淡的目光正是对上那少年猩红的眼睛。

在场的人似知道百里卿梧言外之意时,都纷纷与燕宸拉开一些距离,开玩笑,涉及到皇权的事情,他们还真不敢占身。

燕宸恶狠狠的瞪着百里卿梧两兄妹,百里家真是犹如一根钉妨碍了这京中许多氏族的路,偏偏后宫有位太后坐镇,他们奈何不得。

百里卿梧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被挟持住的少年,就转身往马车走去,百里棠亦然看了一眼燕宸,然后朝着那拥堵的街道大声道:“都让让,热闹看完了该干嘛干嘛。”

果然,人群中看热闹的纷纷让道,马车在经过百里棠身边时,从车内传出一道细小的声音,让百里棠面色一僵。

“二哥,把人带回府。”

马车在人声鼎沸中消失,百里棠也随着人群不知去了何处,那满身污垢的少年被荣王世子带去旮旯之地往死里打了一顿,待百里棠出现时,少年仅剩一口气。

百里府大厅中。

主位之上的百里沐与老夫人肃立而坐,眉间满是愁意,自百里卿梧进宫后,百里沐回府得知,就提心吊胆,百里卿梧和太后从小亲近,平日中只要太后微微的哄着百里卿梧凡事都会相应。

此番,百里沐生怕小女儿听了太后的话语会进宫……

气氛正是僵硬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位丫头声音,“七小姐回来啦。”

百里沐起身,大步跨到大厅中央相迎,百里卿梧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百里沐眼中焦急的神色,会意,随即福身,“回府的路上耽搁了一两刻,让爹爹久等了。”

“怎么样,梧儿,太后与你说什么了?”

听着百里沐担心的语气,百里卿梧微微一笑,“太后让女儿进宫,可是皇上不喜女儿进宫,所以,为了皇上不记恨百里府,女儿没有答应太后的要求。”

百里卿梧的一段话说完,百里沐的心从开始的提起到后面的放下,才安心的落坐在主位上,朝着老夫人点了点头,嘴角也掀开不少,“那便好,那便好。”

连说两句便好,只要百里家的女儿不占上皇室,百里家便会安然无事。

百里卿梧落座在陈氏的身边,眼神时不时的往大厅正门望去,也不知百里棠会不会把姚屹带回府。

……

帝京最是繁华之地非江京阁莫属,大燕国文运昌盛,然,江京阁把大燕国的繁荣昌盛展现的淋漓尽致,也展现出了只有天子脚下才会有的奢丽华贵。

江京阁占地几乎与京中权贵府邸那般大,远远看着只有一座四五层的高大阁楼,近看却是一栋栋的阁楼相接连贯。

阁楼中几乎打开窗便能一览帝京相接的春江,灯宴美景全收入眼底。

这酒楼是达官贵人的首选,今晚江京阁的雅间中亦是贵宾如云。

在江京阁最高层的一间宽大的房中,浓烈的血腥味充刺着屋中所有人的感官,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四肢被钢钉钉入墙面之上,垂着脑袋不知死活,四肢滴落的血珠强劲的滴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让这温暖如春的房中有着诡异的感觉。

一身青衣的齐越凑近垂着脑袋的黑衣人,过了片刻,齐越直起身子,朝着房中另一侧拱手恭敬的说道:“主子,是元宗帝的人。”

看着虎皮大椅上手撑脑袋垂眸的紫衣少年,齐越自觉的低下头。

随后只见紫衣少年懒散拿起身旁案几上的钢钉,墨玉般的眼眸慵懒闲适,他看着手中尖锐的钢钉,薄唇轻扯,好似一位邪肆狂狷的公子。

却是在下一刻,紫色身影如鬼魅的速度闪至钉在墙壁上黑衣人面前。

“啊!”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穿刺着这宽大的房中,屋中站立之人一瞬不瞬垂眸看地,大气不敢出。

紫衣少年手中的钢钉此刻正中黑衣男人的眉心,黑衣男人的瞳孔中还有惊魂未定,从眉心沁出的鲜血慢慢染红了他的眼,也对近在咫尺少年妖冶非常的脸越来越模糊。

,这时,紫衣少年扯着的薄唇稍稍收拢,深不可测的眼眸此时看着让人倍感危险。

齐越见着主子手上染上几滴鲜血,上前双手递着锦帕,“主子,黎柔来信要求脱离元宗帝。”

少年接过锦帕,优雅的擦拭手上的血迹,目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齐越,似乎想到某件趣事,少年的嘴角才微微扬起一抹笑容。

他说:“告诉元宗帝,本王下月班师回朝。”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