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残暴君王傀儡妃

更新时间:2018-12-27 12:00:33

残暴君王傀儡妃 已完结

残暴君王傀儡妃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芍药分类:言情主角:尹夏云澈夕

完结小说《残暴君王傀儡妃》由芍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尹夏云澈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天下人皆知的傀儡妃子,残酷君王对她处处刁难!为了求死,她没了名节、没了朋友、没了孩子,最后却唯独剩她一人!本以为死期将至,却造化弄人。霸气归来,斗权势,虐暴君,以前种种统统翻倍的偿还!复仇路上,生死相斗却不敌惊天反转!暴君说:“你的命,我要的!”天尊说:“你的命,我救的!”她说:“我的命,关你们屁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事端再生

既然如此,她只能继续维持原来的决定,救东方家族。

可如何救?从何救起?

经过今晚之后,她完全没把握了。武皇与那个人不同,她至少看得透那个人,可武皇到底在想什么,她根本看不透,不能知彼,如何百胜?能胜一次,都已是难得了。

看着桌上的玉盒,如果手镯没有被封,她是不是可以问问它的意见?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尹夏暗笑自己的天真,说不定镯子与她心灵交流,只是一时的幻觉而已,求它不如求己。

起身,走到床边,和衣躺下。

今晚真的累了。

“夏妃娘娘……夏妃娘娘……”

晴田气喘吁吁边跑边大喊着,人未到,声早已传进了尹夏的耳中。

尹夏翻了个身,揉了揉太阳穴,昨天和武皇的对峙已让筋疲力尽了,她本想多睡一会儿,看来又要泡汤了。半坐了起来,下床,拿起一件长衫随意地穿在身上,到了梳妆台坐了下来,拿起木梳缓缓梳着,静待晴田跑到她身后,告诉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过出了任何事,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例行公事般听听她的说法。能让她在意的,一直都只有一件事,就是如何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救了东方家族,成全她的夙愿。

“夏妃娘娘……”晴田立在门边,双唇发白,颤抖的双手扶着门边,喉咙似是被哽住了,发不出任何声音。

尹夏透过镜子察觉到了晴田的异样,发生了什么事?晴田竟然会有如此失态的表现?!这一点都不像晴田!

晴田迈着灌铅的步子,挪到尹夏的跟前,一跪,那轻颤双唇终于张开,挤出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夏族长……夏族长……夏族长死了……”话语刚落,满是汪洋的眼眶再也阻拦不住,倾斜而出。

夏族长死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夏尹的父亲死了?不是前些日子才出征了吗?难道死在战场上了?可晴田说过,这是一场小战役,动用到夏族长已是过度,现在竟然死在这场小战役上?

尹夏眼珠快速地转动着,脑海回想着自夏族长出征之后发生的一切,夏族长的死,有问题!

尹夏想到此处,突然打住了往下深究的想法,她没必要管这个,没必要趟着淌浑水。夏族长与她非亲非故,他死了与她何干。她只要朝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做她该做的事。

晴田见尹夏毫无反应,连一丝伤心的感触都没有,镜中的她,脸上依旧冷漠的表情。双手慢慢收紧,一丝怒气划过心底,她怎么能如此平静?

透过镜子,尹夏看到了晴田难以理解略带微怒的表情。尹夏身子一转,正对着尹夏,樱唇微启,“对我的表现失望了?生气了?”

毫无温度的反问,如同一把冰刃**了晴田的心。可敢怒,却不敢言。

“我有必要再重申一次,一,我是尹夏,不是夏尹。二;我只想死,不想生。”

冰绝的寒意漫上晴田的全身,这两点,她都记得,可是再怎么样,那也是一条人命,为什么尹夏能这么冷淡,仿似没有发生一样?

灵光一闪,尹夏嘴角突然上扬,“夏族长死了?是不是不用再需要救东方家族了?”尹夏毫不掩饰心中的雀跃。如果不用救东方家族,是不是代表着她可以离开了?

晴田猛地一瞪尹夏,她再也忍不下去了。伸手朝尹夏便是一巴,“晴田喊你夏妃娘娘,是敬你。可现在你竟然亵渎夏族长的死,即使你是真的夏妃娘娘,晴田也不会再默不吭声了!”

尹夏可以不理会夏族长的死,可是不能因为夏族长的死而高兴!

尹夏彷若没有被打一般,再次开口问道,“是不是不用救东方家族?如果不需要,你现在就杀了我,刚好给你解解气。”

晴田再次举手,却下不了手。换位思考,她理解尹夏的做法,可也仅仅只是理解,对于尹夏刚才的行径,她依旧气在心头。缓缓放下手,跪下,“刚才是晴田过度偏激了,请夏妃娘娘责罚。”

尹夏双眼轻闭,凉意划过心底。晴田没有出手,反而跪下,不是她想看到。而晴田说的话,也不是她想听的。晴田这样做,是在告诉她,她还不能死,即使夏族长死了,她还是得救东方家族。

晴田低着头,继续说道,“东方家族是一整个家族的,不是夏族长一人。救东方家族还是必须继续进行。”

果不其然。

尹夏摆手,“我知道了,下去吧。”她不想见任何人,她心力交瘁了。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点希望,却成了泡影。

晴田没有多做停留,愤然起身,转身走向门口。尹夏的表现,她无法释怀,即使她能救东方家族。夏族长待她如己出,她一直感恩在心,正是为了报恩,更因这是夏族长的心愿,他想要东方家族重振当年英姿,她誓死也要救东方家族。

才到门口,一声通报传来,“武皇驾到!”

晴田立马退回原位,递给了尹夏一个眼神,站着,等待武皇。

尹夏眉头一挑,真是越不想见谁,就会出现谁。不过武皇会出现,她早已预料到。夏族长,夏妃的父亲战死沙场,他哪有不来的道理?只怕他来的目的,并不是安慰他的爱妃,是来幸灾乐祸的吧?

正想着,一身明黄色朝服的身影出现。

看似风尘仆仆赶来,银灰长发空中飘逸,脸上浮现着似是而非的笑意,一双鹰眼锁定了不远处的尹夏。

晴田跪下,“奴婢叩见武皇。”

“臣妾拜见武皇。”尹夏轻蹲,行了一个简单的礼数。

武皇未发一语,径直走向尹夏,目不离她,仔细地观察着尹夏的表情变化。

尹夏低头看了一眼晴田,再抬头看向武皇,在提醒他,她们还在行礼。

武皇手一摆,默许他们起身。

晴田起身。

尹夏站直,莞尔一笑,“武皇是想在我脸上看出什么来?”笑意加深,“武皇怕是看不到你想要看到的了。”

尹夏心里明白,武皇是要看她因夏族长的死,会多悲痛欲绝,会如何哭天抢地。可是他预料错了,她是尹夏,不是夏尹。她才不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痛哭。

武皇无视尹夏的话,伸手挑起尹夏的下巴,细细地打量着,“果然跟本皇预想的一样,即使夏族长死了,你也是这般冷漠。”

尹夏一愣,她是在夏族长试探她?果然夏族长的死,不是偶然,其中一定有隐情。

墨黑的双眸紧盯着尹夏如水的明眸,尹夏移开视线,她不喜欢武皇这么盯着她,仿佛能她把她看透。

武皇松开手,邪魅一笑,“你猜得没错,是本皇让夏族长遭遇不测的。”

尹夏低头,他还是看透了她了。在他面前,她的优势全然失效,只因他藏得比她更深,更难看透。

晴田站在武皇的身后,拳头不自觉加紧了。

武皇用力一捏尹夏的下巴,让她再度抬头,“这是警告,对你威胁本皇的警告!从未有人敢威胁本皇,如若换作别人,本皇早已将他活埋。可你不同!你是一心求死,如果杀了你,可就让你称心如意了。既然不能杀你,本皇就杀夏族长,子债父偿也是天经地义的。爱妃,你说是不是?”

武皇的话,如同飓风刮过,尹夏全身轻颤,潜意识告诉她,武皇是极度危险人物,不能和他有任何牵扯,不然会粉身碎骨。尽管如此,尹夏还是想接近他,因为这样才能救东方家族,才能解脱自己。

尹夏漠然牵起嘴角,冷冷反问,“武皇怕是杀错人了。我并不是夏妃,这点,你不是第一天就知道了吗?杀了一个与我无关的人,有何意义?”

“本皇只认这具身体,不认身体里的魂。只要这具身体与夏族长,与东方家族有关,本皇就觉得有意义。”

武皇眼角移向身后的晴田,“这里不就有一个人在意了吗?而这个人不就是你昨晚威胁本皇换来的吗?你这么在意她,她在意夏族长,在意东方家族。真的与你无关吗?”

尹夏闭口不言,武皇说得没有错,晴田在意,就不会与她无关。

晴田咬牙,都是她,夏族长的死,原来是因为她。如果尹夏不是为了救她,她就不会得罪武皇,武皇也不会杀了夏族长解气。一切都是因为她。

“哈哈……”见尹夏沉默,武皇大喜,大笑着,往上座走去。

一入座,厉眼看向尹夏,慢慢说道,“如果本皇没记错,夏妃应该有一个兄长。”敲着脑袋,“叫什么……”故意拖长,作冥思苦想状。

晴田猛地一怔,双手一下子握紧。

“本皇忘了,夏妃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兄长是谁,怕是根本记不起。”武皇笑意连连,看向晴田,“晴田,你是东方家族的人,告诉夏妃,她的兄长是谁?”

武皇的意思,任谁都听得出来。这是威胁,光明正大的威胁。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宠婚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