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愿你有枝可依

更新时间:2018-12-17 16:00:19

愿你有枝可依 连载中

愿你有枝可依

来源:粉色书城作者:洛倾盆分类:重生主角:宫美仑盛兆轩

主角叫宫美仑盛兆轩的书名叫《愿你有枝可依》,本小说的作者是洛倾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重生前,宫美仑卑微地爱了一辈子许丛灿,到死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替身。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把他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成倍地还给他。装绿茶,扮白莲,通通不在话下!世界欠她一个奥斯卡!好不容易KO掉许丛灿,怎么又冒出来个盛兆轩?这个男人的演技竟然比她还要出神入化,前一秒还是纯情少年,下一秒就变冷面霸总,无缝衔接地折腾她,完全无法招架。神啊,救救她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个小时后。

宫美仑蜷缩在沙发里,透过客厅的窗,遥望照亮城市的霓虹,心情也跟着一闪一烁。

余光中的窗棂上挂着的,是三年前的吊兰,窗台上摆着的,是三年前的多肉……

一切的一切,无不在指向同一个事实——她重生了。

时光被倒回三年前,她还住在小巧但别致的单身公寓里,刚刚辞掉一份稳定且收入不错的工作,正在倒追许丛灿。

——三个月后,他们迈入婚姻的坟墓。

——三年后,她亲手埋葬自己短暂而荒凉的一生。

仅仅只是想到最后的那一幕,她就遏制不住地浑身发颤。

他全然不在乎她的死活,满心满眼都是那几幅画。她的性命,竟连几幅画都不如。

她奉献了她的全部,却是在祭奠他的爱情。

叫她如何甘心?

彻骨的恨意浸透她的四肢百骸,她紧紧地捂住心口,一阵呼吸困难。

一只温暖的手掌抚上她的背,轻柔地拍打着帮她顺气。

她迟缓地回过头,就见那个以失忆为由,赖上自己的拖油瓶,穿着一身紧巴巴的女式运动装,单膝跪在沙发上,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那双仿佛在夜色里浸染过的黑眸里,映着她被仇恨扭曲的面容。

她偏头,不愿看到自己的丑陋。

他却跟着凑了上来,直直地看进她躲闪的眼,很轻很轻地问:“姐姐,你是不是在难过?”

她往边上挪了娜,没有接腔。

带个陌生男人回家,已经够鬼使神差了。顶多收留他这一个晚上而已,天一亮就各奔东西,没有交心的必要。

然而他就像感觉不到她的抗拒一样,很没眼色地追问:“是谁惹你难过了?”

她扒过靠枕,抱在怀里,筑起防御的姿态。

他绕到她跟前,蹲下身,仰视着她,用一种少年气十足的语气,单纯而真挚地说:“如果有人惹我不高兴,我就会让他更不高兴。所以姐姐,如果有人惹你难过了,你让他更难过不就行了吗?”

这句简单粗暴至极的话,宛若一束强光,一下子穿透了她脑中的浓雾。

既然老天都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当然要……

也许是一天下来受到的冲击太大,宫美仑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她打开衣柜,从一排黑白灰的职业装里,挑出一条素净的白色连衣裙,接着从“弃置区”翻出一件朋友送的樱粉色呢子大衣,和一条抽奖兑换的嫩黄色围巾。

换装完成后,她站到穿衣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后。

曾经她天真地以为,许丛灿只是喜欢这种清纯的风格,所以尽管完全不符合她自己的审美,也心甘情愿地为了他改变。

可现在她知道了,他不是喜欢这种风格,而是他喜欢的人是这种风格。

而想要打败许丛灿,这些就是她的装备。

她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卧室。

“姐姐,你醒啦!”

宫美仑被这朝气蓬勃的问候惊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回话,对方就热情四溢地继续道:“冰箱里的食材不多,我凑合着烤了几片吐司,煎了个溏心蛋,你看我这蛋煎得是不是很厉害?”

面对如此直白的邀功,含蓄了三年的宫美仑一时反应不能,愣愣地问:“你不是失忆了吗?”

他的笑容闪过一丝不自然,稍纵即逝,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可能我是个大厨,就算失忆,做饭的本能也还在?”他玩笑道。

她没有心思多加琢磨,边换鞋,边说:“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吃完以后……”

本来想说“就走吧”,话都到了嘴边,可对着那张灿烂的笑脸,对着餐桌上热气腾腾的早餐,又怎么都说不出口,最后硬是拐了个弯,强行拧成一句:“记得把碗洗了。”

对这个拖油瓶,真的是没有最鬼使神差,只有更鬼使神差。

她对自己叹了口气。

咖啡馆,靠窗的角落。

宫美仑一眼就看到微垂着头的许丛灿。

她原地调整了下呼吸,唇角熟练地弯起一抹内敛的笑意,脚步轻缓地走向许丛灿,带着几分羞怯,低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许丛灿不悦地说:“既然是你约的时间,那么……”话未说完,整个人便如遭雷击,一双向来半睁不闭的眼睛霎时睁得老大,直愣愣地盯着宫美仑。

看着许丛灿的失态,宫美仑心里一阵得意。

果然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可得意的同时,她的心底又涌起一股怨愤。

因为说到底,许丛灿的失态,不是为了她宫美仑,而是为了另一个人。

压下多余的情绪,她戴着这张被他细细调整了三年的面具,怯怯地问:“我能坐下吗?”

许丛灿恍恍惚惚地点了下头,目光胶着在宫美仑的身上,一瞬都舍不得离开。

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像一捆薪柴,令她心头的火烧得更旺,烧得两颊都泛了红。

借着这两团恰到好处的“红晕”,她抬起纤细的手,把一缕滑下的长发别回耳后,说:“我找你来,是想当面跟你解释一下那天在湖边的事。”

许丛灿的全副心神本来都黏在宫美仑的耳畔,听到“湖边”两个字,才终于收回来一些,但也只够他心不在焉地挤出一个字:“嗯?”

显然他并没有把那天看到的画面放在心上。

那个还没有经过他改造的宫美仑,无论和谁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她之于他,充其量不过就是千千万万的“肉”中,长得最像的一块而已。

宫美仑忽然就有点儿感谢许丛灿那三年对她的**,不然她现在还真没法演得下去。

“我听说你经常去那儿采风,就想着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偶遇’你。”她不好意思地抠了抠桌角,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对面的许丛灿在看到她的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后,呼吸都随之一窒。

她装作毫无察觉地继续解释:“然后发现湖里有人在挣扎,就跳下去把人救起来了,你看到的时候我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

许丛灿敷衍地应道:“原来是这样。”旋即话题一转,试探着问,“你喜欢喝焦糖玛奇朵吗?”

“你怎么知道?”她惊讶得很逼真。

许丛灿目光微闪:“猜的。”

呵,猜得还真是瞎。

她生平最受不得两样东西的味道,一是焦糖,二是牛奶。融合了这两样东西的焦糖玛奇朵,简直就是她的天敌。

她在心里笑得越冷,面上笑得就越甜。

许丛灿痴痴地看着她两颊的梨涡,如坠梦中。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幻想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