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南山夕女欢田事

更新时间:2018-12-13 17:00:19

南山夕女欢田事 已完结

南山夕女欢田事

来源:掌中云作者:爱喜分类:穿越主角:容水君离

主人公叫容水君离的小说叫《南山夕女欢田事》,是作者爱喜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研究脑域记忆的女科学家意外车祸穿越,三十大龄女转眼变成美女小萝莉,老黄瓜刷绿漆,绝对是件喜事!无奈家贫,温饱急待解决,好在家人团结又温暖。对种田一无所知的小萝莉只能开动脑筋发家致富!可惜致富路艰难,不过上趟山就捡回个古怪小子,好吧,做个朋友也不错。可是,他那个人妖姨丈和冰块师傅是什么鬼?娘亲救命,我要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子里就开始有传言那口池塘里有水鬼,把李家兄弟拉下去当替死鬼。李家只剩下孤儿寡母,无法维持生计,想把这池塘贱价卖出去,却没人肯买。他们只好就这么把池塘弃在这儿,投奔娘家去了。

那之后有不信邪的后生也下去打过鱼,下场自然也跟李家兄弟一样。且这池塘到了冬天,前一天晚上水还是满的,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池塘已经干涸见底,一条鱼一滴水都见不着了,整个冬天都是干的。到了第二年开春,水就一夜之间忽然满了,鱼也出来了,浮在水面上,也不怕人。

因为这种种怪异现象,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去捞那口池塘里的鱼了。今天是一个四处乞讨从别处流浪过来的乞丐,见到满池子的肥鱼游在水面上,起了贪念下去捞鱼,不等他抓着鱼上来,他整个人就身不由己的往水底下沉去,呼救声引来村里的人围观,却没有一个人敢对此伸出援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乞丐消失在水平面下。

所以才有了容水看到的那一幕,众人围在池塘边上议论纷纷,都说这池塘里的水鬼又出来找替死鬼了。

容水当然不会相信是“有水鬼作祟”,她怀疑是地壳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有心想去池塘边实地观察一下,伸手摸到鸡排已经不烫了,顿时想起山上还有一个性格别扭的小孩在等她,跟雪花告别后匆匆往山上去了。

等她来到第一次遇见黎君的地方时,黎君已经黑着脸在那里等她了。

他还是穿着一身黑,板着一张俊美的小脸,脸拉的老长,狠狠的盯着容水,抿着嘴角不说话。

容水心里有些底气不足,因此讨好的把炸鸡从怀里掏出来,双手递过去,道:“饿不饿?你等多久了?给你吃这个,很好吃的。”

黎君沉默不语的接过炸鸡,慢慢打开油纸包,看了一眼,显然以前从未见过炸鸡排,神色有些惊奇,但没开口说什么,只是捧着鸡排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容水略有些期待的看着他,道:“好吃吗?喜欢不?”

黎君腮帮子鼓鼓的咀嚼着,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吃鸡排,没理会她。

容水也不在意,干脆蹲下来双手捧着脸蛋,专注的看黎君吃鸡排。她好像有点理解有些人为什么喜欢做菜了,原来做好食物后,看到别人因为吃到好吃的东西而露出满足的表情,自己也会跟着有成就感。

黎君垂下目光,吃鸡排的速度越来越快,脸颊上飞起两朵可疑的红云,最后终于还是受不了了,转头愤怒质问容水:“你干嘛老看我!害得我都吃不下了!”

容水笑笑,道:“你都没回答我的问题啊,这个叫鸡排,好不好吃?你喜欢吃吗?”

黎君“啧”了一声,把最后一口送进嘴里,拍拍手,不耐道:“能入口,吃不死人。”

容水无语,刚才看你的样子明明吃的很开心嘛,就不能老老实实说真话吗?

黎君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踱着方步走到容水面前,也跟着蹲下来,伸出手,捏住了容水的下巴,冷笑道:“刁民!竟敢骗我!”

容水看着他顶着一张**的包子脸,两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清澈见底,一团稚气,却非要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还拿腔捏调的来捏她下巴,真是很滑稽。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

黎君登时恼羞成怒了,怒道:“你还有脸笑!你这个小骗子!”

容水不慌不忙,抓住黎君的手拿开,气定神闲道:“我是骗了你,可这很正常,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自报家门的?”

黎君黑着脸道:“狡辩!我问你,你到底叫什么名字?给你一个补救的机会,你要是再骗我的话,哼!有你的好果子吃!”

容水摊手,冷静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黎君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道:“我要你自己告诉我!”

容水已经初步摸清楚他的性格了,知道要是不说的话他必然会没完没了的纠缠,遂道:“容水,水火不容的容。”

黎君瞪了她一眼,道:“你是在说我们水火不容吗?放肆!”

容水面不改色,淡定道:“不是。”她也是不懂了,黎君家里真的是隐士高人吗?为什么黎君这上位者的官腔,打的是有模有样一套一套的呢!

黎君提高了声音道:“你就是!”

容水无奈了,道:“所以你让我来和你见面就是为了吵架的吗?”

黎君不说话了,他转过身,背对着容水,半晌道:“我今日一大早便来了此处等你,现在已经是申时了。”

容水原本毫无波动的内心,此刻总算有了一丝丝的内疚,她辩解道:“你也没写清楚什么时候见面吧。”

黎君依旧闭紧嘴巴没说话,气氛也有点僵,容水揉了揉太阳穴,道:“那咱们面也见过了,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各回各家了吧。”

听闻此言,黎君猛地转身,散发出一种超乎他年龄的强势气场来,嘴唇紧抿,眉头也皱在一起,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容水。

容水想了想,不放心多说了一句道:“嗯,以后想找我玩的话,我家就在山脚下,你可以让小段哥哥送你来,但你不能让小段哥哥来找我们家的麻烦,可行?”

黎君脸色很臭,道:“我什么时候准你回去了?不许!”

容水无语,道:“那你还想怎么着?我陪着你在这儿过一晚上?不行,我不回去我阿娘要担心了。”

黎君赌气道:“反正我不许你回去!你骗我!你编个假名字骗我,你说你以后会上山来找我玩,我第二天第三天都是一大早就来了这里等你,一直都没有等到你!”

容水震惊了,问道:“你…后来来这里找我了?”

黎君撇过脸,不看容水。

容水这才真正觉得愧疚了,原来那天她随口敷衍了两句,这个孩子却当真了,还到这里来等她。只是那之后她都不再上山采羊丹妙,都交由容明来采,自然也不可能会遇到黎君。

而且说实话她当时以为黎君是小孩子心性随口一问,也就没认真回答,现在想来,她其实是欺骗了一个十来岁小男孩。

一时之间,容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黎君闷闷的道:“先生说你不会来,我不信他,我信你,结果,你真的没来。要不是段祥瑞在镇上偶然看到你了,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记起你对我说过的话?”

容水语塞,含糊的道:“不会。”

心里还在想着怎么圆,才能伤害这个少年的心,突然听到黎君大吼一声:“小心!”

她抬头一看,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被黎君扑倒,紧接着黎君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摆出警惕的防御姿势,把她保护在身后。

在黎君的面前,是一头毛色金黄、肌肉健硕的金钱豹,它伏低身子,缓缓的踱步,似乎在寻找一个暴起攻击的机会。

原来刚才是金钱豹在她背后偷袭扑来,黎君发现了扑倒容水才躲过这一劫。容水想明白这层后,背上出了一层的冷汗。好险,要不是黎君她现在就命丧黄泉了。

她紧张的躲在黎君背后,担忧的看着黎君和金钱豹对峙,低声道:“凤鸣山上不是没有豹子老虎吗?”

黎君略微侧头,但眼睛始终紧盯豹子,以免它随时发难,道:“可能是不知从哪座山上流窜过来的,凤鸣山上曾有过一头老虎,被先生赶跑后就再无能伤人畜的猛兽了。”

容水的心脏如擂鼓在捶,怦怦乱跳,紧张的直冒冷汗。黎君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把短刀,握在手上,刃尖始终对准了豹子。

容水知道黎君有些功夫底子,但再有功夫底子,也架不住他还是个小孩子的事实啊,真的是这头豹子的对手吗?今天他们两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她这头还在胡思乱想,那头豹子瞅准了机会,咆哮一声,压低了身子一跃而起,朝黎君扑来。

黎君当机立断,身子一矮,避过了豹子的风头,同时举起短刀用力劈下,正好划开了豹子柔软的腹部,登时一篷血雾喷溅而出,洒了黎君一头一脸。

黎君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可惜他虽然看得准,给了豹子致命伤,但始终人小力微,没能一举致豹子于死地,那豹子疯狂嘶吼,似乎痛极了,倒到地上后却还有些力气,去势不老,仍然冲着黎君扑来,趁着黎君目不能视,一爪子拍到他胸口把他按倒在地上。

黎君闷哼一声,眼睛被血液辣的睁不开,闭着眼睛大叫道:“容水快跑!”

容水一开始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可在看到黎君被豹子锋利尖锐的爪子按倒后,胸口立刻破了一个洞,血流如注,豹子的长牙都要咬到他脖子了,他还一心想着自己,让自己快跑,不由的大为感动。

好歹她前世也是专门研究脑神经的,大场面见过不少,解剖什么的更是常有的事,最初的恐惧害怕情绪过去了后,整个人都镇定下来了。

她看到地上有块尖锐的石头,二话不说,搬起石头就疯狂的朝豹子头上砸去,豹子吃痛,怒吼一声,扔下黎君,转而拖着鲜血淋漓的身躯追着容水而去。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幻想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